??

“卖编制”再揭相关单位监管空白

2012-02-10 15:02????来源:华商都市报





  

  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去年12月进行了一场招聘,考试过后,有通过者称,根据学历不同,他们被要求缴纳5万元至8万元不等的“公益赞助”。该县人保局则称,不存在收费一事。

  对“报考事业单位要交赞助费”一说,柏乡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经否认,但无法否认的事实是:柏乡县教育局局长刘社川证实,考生们提到的“赞助费账号”,在“通知交钱”之后,的确收到了几笔不明来源的资金,目前,这些资金已经被退回。

  考生所说的“通知交钱”后,指定账户就出现了不明来源的资金,天底下的事,难道真有这么巧?如

  果不是对这笔高额赞助费心生不平,这些已被录取的考生,何以会主动爆料没事找事?事实上,柏乡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宝印曾透露,县里开会研究招聘事宜时,也曾提到过对这些人员收取培训费,但并没定具体数额。后来县领导认为收费不妥,便停了下来。看来,“要收费”早就是这次招聘的主题之一,谁也不敢保障没收成的“培训费”,不会变种为所谓“赞助费”。

?
?

  给出真相并不复杂,公开那个指定账户几笔不明来源资金的相关信息即可,但教育局局长拒绝公开账户信息,岂非此地无银三百两?再者,考生所说的赞助费,可谓有图有真相。而柏乡县人社局的“辟谣”,却显得毫无技术含量和诚意,

?

  这样的反差,只能让舆论更倾向于相信赞助费的存在。柏乡县政府如要证实自己没有变相卖编制,除了最大限度公开信息,别无它途。可惜,现在我们能看到的,仍是某些官员“我说什么就是什么”的傲慢。

  有没有卖编制?真相还在路上。但“最低赞助5万”这只麻雀,却毫无疑问再次印证了某些单位的监管乱象。丑闻原因无它,即在于对这种单位的监管过于宽松,留下了太多权力上下其手的空间。政府部门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兜底,但类似单位却至今没有规范性法规。漏洞这么多,钻营者必然前赴后继。发生在柏乡县的“卖编制”丑闻,看似偶然,在监管空白过多的情境下,实则必然。 □赵勇(江苏职员)

    相关阅读
    • 最新发布
    • 热议焦点
    推荐图文
    • 暂未开放